少爷们啊 ! 恶魔啊 !

中午做饭, 一扭头, 发现大少爷把柜子里的锅又全搬出来了, 并每个锅里挤几滴牛奶, 这回是大锅三滴, 小锅一滴(上次是不论大小全部一滴).

找洋葱没找着, 我自言自语: 哪儿去了? 大少爷对着我一通嘀咕, 我没听懂, 然后, 他拉到到烤箱前, 哦, 原来洋葱们也全部从篮子里被搬家到烤箱里了.

一声惊人的: 哇~~! —- 这是二少爷喊他妈了, 意思是说我醒了. 不管他, 先做饭, 结果二少爷不干, 哭的喊的那个惨…我心疼…算了, 找来porte bébé, 只好把他挂在胸前, 边和他说话边炒菜还边得监视大少爷是不是又把什么藏哪儿了.

好不容易打仗般地喂大少爷吃完了饭, 然后把他往床里一入, 门一关.

让他哭吧, 每次午睡都喊得跟杀猪似的, 接着两分钟, 真的是两分钟, 就睡着了.

收拾脏碗筷放洗碗机里,  一儿童幻灯机和一偶小兔子躺里面呢.

先前是不见了好多厨房小用具, 象casse- noix(剥核桃榛子类坚果的), presse ail(辗大蒜的玩意儿), 等等等等…后来, 我终于在他的藏宝洞 —- 我的电脑主机后面 —- 发现了它们, 还有一些我都没察觉失踪的东西.

有一次找不着惯用的签字笔了, 那时大少爷还不会说话, 我无奈地问他, 你又把你老娘的签字笔放哪儿了!!!!

他看着我, 一脸无辜, 然后, 小手牵着我的手走到床边, 把小肥手伸到床和床垫之间向我示意, 嘴里还念念有词.

于是, 我在床和床垫之间找到了两支签字笔, 一支我的, 一支少爷们的爹的… (藏我的东西还跟我装无辜…)

(另外, 这两天正在考虑要不要把gaz的灶砍了, 换电的, 大少爷现在是见开关就扭就按, 蛮怕他趁不注意把煤气开了. 至少电的他开了的危险性小于煤气的, 而且有一台带烤箱的电兹炉一直在车库里歇着没让它为咱们发光发热. 说到这儿又想起要找手艺人换扇门啥的, 心疼啊…手艺人的手艺贵…贵…得我都恨不得自己换了! )

Photo 620

26 Comments

  1. ?.. ???????? ????????? ????~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