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看宅、腐类,我想我应该是乏类的吧,是个从皮肤到血管都乏味的人吧.

每次别人

问我想吃什么,我都只想到那么两样我一直吃的菜。

问我想听什么歌,我听来听去就那两个人。

问我想去什么地方旅行,我想来想去就想去那两个我常去的地儿。

所以问我之前一定要给我选择,做选择题,这样对我来说比较容易。

写字永远是同一支笔,写完了再买同样的,除非它停产了(还好,一直都在生产)。

背包永远是那个背了十几年的包,跟它很合得来。

冰其淋永远是香草柠檬蛋筒,

能吃到牛肉粉的时候,永远是去街边拐角第二家,

看电影永远是同一家电影院,因为椅子坐习惯了,并且一定总先要提前40分钟,绕到前面一条街去那家小小的没有座位只能买了拿走的crêperie买个热乎乎的奶酪鸡肉饼加个蛋,然后吃完了进电影院。一直都是瘦瘦的面色凝重的夫妻俩,这两天发现他们顾了个年轻可爱的小伙子。

高速公路上,永远停同一个加油站同一个l’air de repos。

甚至刚才我还在想,搬家了,我也愿意坐30分钟的地铁去之前一直去的医生那儿,也不要在黄页上再找一个离家5分钟的。

我还真是…懒…成这样.

PAGE TOP